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森林伯爵的博客

世间本有路,走的人多了便没了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又见梨花开  

2016-02-09 01:33:5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又见梨花开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 

这张照片让我想起小时候,在姥姥老家,

有一果山,在果山的后山上,也有这样一栋孤零零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样的房子里住着一个孤独的老婆婆,很多人都怕到那里,都说那个老婆婆是个疯子,很凶很厉害,尤其小孩子特别怕,甚至谣传说专吃小孩。不理解不知道老婆婆为什么一个人住在那里,她的亲人在那呢?

         那年春天,漫山遍野的都开满了山花,果山上的梨树,桃树,杏树更是芬芳。实在受不了诱惑,虽然有点害怕,还是一个人跑山上去了,但这次却没有见到那个让我害怕的神秘人。其实也远远见到过她。那是我们一群小朋友玩官兵捉强盗,小孩子贪玩,一跑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。远远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在那背着我们,弯着腰行走着。小伙伴们见着了“嗷”地一声惊叫,四下逃了去。我也没头脑地跟着飞跑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神秘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事在童年伴们的记忆里不够刺激,过了就忘了。可我没有忘,很好奇,想知道为什么小孩见到了就会如此害怕和惊慌。后来,和几个小伙伴玩官兵捉强盗,又跑到山上去了。正忙着游戏,远远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。大伙一声惊叫,刹那跑的无影无踪,只剩下我一个人傻傻定在那里。我不跑除了吓得来不及反应,还有就是想知道这位吓人的婆婆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婆婆扭头阴森森瞅着我,然后一步一步朝我走来。她见我是城里孩子打扮,就凑得很近,用一双有点浑浊的眼睛上下打量了我半天,不说话。我也在打量她,一头灰白的头发毫无生机,散乱地扣在她头顶,跟鸟巢似的,有几缕随意垂落在面前,头发上还粘有一些枯干枝叶。一双浑浊的眼睛里带着憎恨的光,冷嗖嗖地像一把阴冷的剑直刺我眼。外套应该很久没洗了,衣服表面都脏出油来了。一条分不清是裤子还是裙子的破布儿,随意套在她身上,还短脚腕处一大截。说她脚上穿着的是一双鞋,那是说好听的了,没有鞋跟,前面有七个脚趾露在外面,浑身上下散发着臭哄哄的气味。个不高,可能是身子有点驼背的原因。但细看年龄并不大,像是四十多岁,却因为满头灰白的头发,让她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大的多。她的目光落在我新做的卡其布衣服上,很新奇地撩起我的衣服看着,还用手磋摸着,突然她张开嘴巴“嗷”叫起来,却只见张嘴不见其声,脸也有点扭曲了。吓得我倒退着想跑,可她又突地哭了起来,拉着我的手把我拖入到她怀里,惊恐不定的我,想挣脱她的拥抱,可惜徒劳。不一会儿,她停止了拥抱,抬头看,见她眼里突然有了些许温暖的目光。我忙从口袋里拿出奶油糖递给婆婆,也许从没有孩子这样亲近过她,她惊讶地看着我手中的奶油糖。瞬间的,她撇下我跑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跑出有十几米远处,有间破败的土坯房,看来那是她居住的地方。她在房子门前,停了下来,转过身子看着我,招手让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进入她屋里,门口一股子发霉的气息扑鼻而来,呛的我咳嗽,用手捂住鼻子站在门口。她见我没有移步,也就没有强求,自己进了去。我站在门口往里探头看望,屋子里没有像样的物件,到处都是垃圾一样的东西乱堆着,不知道她是怎么生活,靠什么维持生计。不一会,她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手上拿着一个印花布包,打开,见到了和我身上穿的衣服料子一样的卡其布料。真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好布料,为什么她舍不得做衣服穿呢?她把手上的布料抖开披在我肩上,一股扑鼻的霉酸味把我身子紧紧包住,觉得自己像姥姥家腌制的腌菜,在菜缸里发酵着。那老婆婆的眼神没了先前的木然和冷冰,显得温暖又柔和,静静看着我,嘴角里还有一丝微笑。她依着门框慢慢赖坐在了屋门口的门槛上,像是陷入了沉思,眼睛里有些光在闪动。我赶紧褪下她披在我身上那块发霉的卡其布料,转身往山下跑。回头看,老婆婆还是失神望着前方,斜坐在门槛上,显得那么孤独和凄凉。我拿出口袋里所有奶油糖,轻轻放在她身旁悄然下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   回到家,跟姥姥说起这件事,姥姥没说什么,只是让我以后少去那里玩。

       “她是个哑巴吗?”我还是很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  “是,又不是”姥姥的回答更让我云里雾里,总想探个究竟,可姥姥一直在忙,也就没再纠缠。

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晚上点灯时才发现停电了,什么都干不了啦,只好早早上床睡觉。怎么都睡不着,就拉着姥姥问个不停。姥姥正在点煤油灯,见我没法安睡,就断断续续地跟我说了些这个婆婆的事。

      “她年轻的时候是个很俊的姑娘。”姥姥开头一句话就让我很惊讶,这怎么可能呢,那个样子,跟城堡里丑陋巫婆差不多。

      “娘家在很远地方,据说跟她做石匠的男人跑出来乞讨到这边,她还怀着身子,行动很不方便。夫妻两人生地不熟,要饭到了这里差点没饿晕。天也冷了,生产队里觉得可怜,刚好没人看护山上的果园,就让这对夫妇临时在那间土房里安顿。他们生了个男孩,可在孩子三岁多时得病死了。”姥姥说到这里,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 “那后呢?”我很好奇地追问着。

       “多年后,她又怀了身孕。有天晚上,小偷偷果子,她听到男人和小偷在打架,就碘着大肚子赶出来帮忙,结果有一帮小偷,他们仗着人多,大打出手。她被推倒在地还挨了几棍子,她男人为了保护她,用身子护着她和她肚里孩子,被一大石块砸在太阳穴处死了。”

       “打死了?”我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可怜她惊恐未定,连遭打击,肚里的孩子也没保住……,好不容易在医院里把她救活过来,却只剩下她一个人留在这世界里了,屋子前后都埋葬着她的丈夫和孩子。每天跟疯了似的哭叫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她疯了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她是一度疯了,见人走近果林就骂,遇人靠近她就打,抓着了就撕咬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抓到小偷了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没有啊,据说是别地的人干的,也有人偷偷说是某某村大队书记的大儿子,带着人来偷果子,没偷成露陷了,下的狠手,那可是一方恶霸,无恶不作。自己村不会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姥姥说着这话时,我不由自主地双手抱住身子。

      “后来那个大队书记的大儿子,在八四年严打的时候被拷走,罪名有很多,什么流氓罪,盗窃罪,打架斗殴罪被判了30年劳役,发配到大西北服役去了。大队书记的老婆和大儿媳妇瘫坐在地上,哭的是死去活来,差点投河自尽。看来真是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啊,作恶多端,必有报应。开批斗大会那天,人山人海,跟过节似的。开完批斗大会,那畜生被戴着镣铐游街的时候,果山上的疯女人也来了,瞪着一双浑浊的眼拼命寻找着什么,当那个畜生出现时,她“嗷”地一声尖叫,用尽全身力气飞扑了过去,那畜生一见这疯女人扑了过来,惊恐不已,节节后退。疯女人死死抓着那畜生,用尽力气狠狠用牙咬了下去,愤怒的眼里全是恨和泪!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,赶紧拉开。这一闹倒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,很多人说这疯婆子又犯病了,被强行拖了开去后,她跌坐在地上又哭又叫又骂的,可谁都没听明白她在说什么。” 姥姥说话间,煤油灯突然暗了下来,怕是没油了,姥姥起身取下她头上的铁丝发夹,轻轻拨了拨灯芯。

         回头见我害怕样子,就说早点睡吧,改天再讲吧。我正在兴头上,哪那行啊。

       “继续讲啊,姥姥”,我急不可待地央求着。见着我这么坚持,姥姥慈祥地笑了笑,摸摸我的头又开始说。

       “那年月,都吃不饱,大家见着她实在太可怜,他的男人又是为了保护生产队的财产才遭横祸的,就决定把那间看管果园的房子让她住着,还在村大队里支出一些生活用品和粮食给她度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她的病越来越严重,以前是见到生人骂,现在是见到人就大骂,还用石头和棍棒砸。被打伤的人好多。差点没把大队书记大孙子的眼睛给砸瞎了。大队书记大怒,想上山教训她来着,但在好心人的劝说下,算是不了了之。之后,再也没有人单独上山,即使要过山也会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个年代,人人生活都很拮据,但人心都很善良,有村里好心人,会拿着些食物偷偷放在她家门口。天冷了也会放些破棉花毯,虽然很破旧了,但也能防点寒。周而复始的一年年过去,每每等到收果子的时候,村里的人们就会结伴而行,绝不会单独上山。但奇怪的是,慢慢的,变成了她见着人就躲的远远的了,尤其到了收果子的时候,整个的见不到她人影。村里人就把属于她的一份果子,大队会计会把这一年里给她记了平均公分折成的多钱,一并放在她屋里,那是她应得的,大家已经把她当成村里一分子了。更奇怪的是,这山上的果子一年比一年结的好结的多,还甜的很,远近很闻名。可每次要摘果子分给她的时候,大伙总找不着她。

       “慢慢的,大家有些淡忘她了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生活下来的,白天更是少见着她了。”姥姥继续着说。
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白天见不着她了呢?”我很好奇,她白天干嘛去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,也许是她怕吓着别人,也许是……”姥姥没有再说。

       “但有人见过她,不过是在晚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晚上?”

       “对!”

      “月亮爬上山的时候,会给果树浇水,松土,这么大的一座山,就她一个人,只有影子和她作伴。”姥姥边说边拨了拨燃烧的煤油灯芯。

      “也是个知恩图报善良之人。她用这样的方式回报给村里人。晚上有人路过果山,还听到过她的歌声,都说是她在那吟唱。”姥姥转过脸来,笑着说。

      “她会唱歌?”

      “那她不是哑巴了”

      “她是个半哑巴,说话是外地口音,又有些短舌头,别人听不懂。后来她见着人就不说话,说了也不懂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那她为什么不回到她自己的家乡呢?”

      “她不识字也回不去了,她的丈夫和孩子就葬在她屋子前后的土包里,她要守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 姥姥叹息着继续说:“她没脸回去了。父母做主,已经和同村一户人家定了婚的,她不喜欢父母包办的婚姻,那个男人更是个不学无术之人。她有自己喜欢的人,是邻村的小石匠。可他们的相好遭到双方父母强烈反对。但他们还是偷偷见面,当她发现已经有了身孕后,在老家是待不下去了,不得已偷着跟小石匠跑出来了。唉,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命……”姥姥说这话的时候,眼里包含了眼泪。

       一个女人,我们看到的是她不幸和灾难,但或许对她自己来说,这些都不算什么,她内心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精神世界,只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那就是一种幸福,哪怕是不在了。她有她的精神世界,活在一个她觉得值得的世界里,这些,常人都不能理解也适应不了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晚姥姥跟我聊了很久,姥姥带着她特有的善良和仁慈,真心为那婆婆感到怜悯。我跟姥姥说起了那天她拿着我的衣服摸了摸,很是爱不释手。姥姥又抹眼泪了,说很少见着她下山,那次见她用攒下来的鸡蛋和家禽换布票,为他男人和孩子做件新衣服来着。原来她那块布料是想给她丈夫和孩子做衣服的,没想到,省吃俭用省下来卖的一块布,衣服没做成,丈夫孩子却永远地离开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姥姥都知道?”我很惊讶姥姥知道的那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姥姥笑着继续说:“我把你妈和舅舅给我的粮票,布票换了一些给婆婆。可怜人呢,她都不知道怎么算。好在村里人都善良,但都不富裕。我们家是居民,她知道后找着来的。你姥爷说把布票多换些给她吧,她不容易的。”姥姥说着,用手给我掖了掖被子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带她一起去买的布,她不知道怎么买。你身上穿的那件卡其布就是那时候一起买的,和她的布料一样。她买到了好布料,把多余的布票还给了我。走的时候满脸春风。第二天一早,她送来了一大篮子的荠菜给我们,还带着露水新鲜极了,看来是一大早在山上挖的。多好的一个人啊……孩子啊,我们做人要善良,遇到需要帮助的人就要施以援手,好心会有好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夜很静,在姥姥娓娓道来的话语里,我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很长一段时间,我没有再到山上去了,虽然内心很渴望再遇见她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姥姥家快快乐乐过了些日子,转眼要回城去了。到了我要返城的最后一天,偷偷拿了些糖果上山了。没找到婆婆,我把糖果放在她家门口,呆坐了会儿,寂静的果园渐渐暗了下来,果园的天黑似乎来的早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下山路上,仿佛听到了歌声……很遥远的歌声,像是整座山都在回荡这悠远的吟唱……

 

【原创】又见梨花开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

         多年后,姥姥告诉我,我回城后不久,老家有一次刮大台风,果山那间土坯房也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,轰然倒塌。第二天得知消息,大伙拿起锄头铁锹赶紧去抢救,所有人都以为她一定在里面,挖了一天都没见着,村里就有妇人哭了。第二天继续挖,还是没见着她在里面,村里大老爷们抹眼泪了。老人们说,她是天上来的,是来受难的,受难完了就回去了。真有这样的事?我问姥姥信不信,姥姥说相信善念。

        若干年后,有在外面跑小生意的人,说在别的地见着她了,不是在当地,而是隔着好几个县的地方。也有人说去县城赶集的时候,在集市里见着她了,人很正常,穿着也很干净。更有人说在省城见着她了,白白嫩嫩的,头发也黑了,差点认不出来。众说纷纭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不管她在哪里,村里人一直没有忘记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长大后,一次闲聊中姥姥告诉我疯婆婆的只是情况。那次大台风后第二天,大队长带了几个人上山,查看果园的的情况。看到了满山遍野的断树枝条,那间土坯房也轰然倒塌。生产队长和几个队员在山上寻找了半天,也不见那老婆婆身影,果断挖那间倒塌的土坯房。很快就挖到她,她抱着给他男人和孩子买的那匹布料,整个人蜷缩成一圈,被埋在了泥浆里。等洗干净后,大家呆了。她是微笑着走的,很甜美的微笑,嘴角微微上扬,也许她正在梦里和她爱的男人,孩子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大家不忍心看着她如此的凄惨,就守住一个承诺,不许跟村里人说老婆婆的死因。因为很多人很久没见着她了,以为她已经离开了果树林。生产队长他们把她埋在了她男人和孩子们的坟旁,从此,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知怎的我姥爷知道了,听我姥姥说,那天我姥爷坐在椅子上一直很沉默,后来突然的又微笑了好长时间。到了晚上,跟我姥姥说,准备些祭品还有香和蜡烛,明天跟他去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实的,关键是当事人自己的感受。不管是好是坏,永远不要靠自己单方面的感受去体会别人的感受,因为你不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,别人看到的永远只是外观,永远无法真切地感知他人的精神世界。光鲜的背后多有辛酸。

        相信在山上的这么些年里,每一个白天和晚上,在花开遍野的时候,她在屋前屋后吟唱着歌谣,仿佛她和丈夫,孩子们在一起,快乐生活着,一直没有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 呵,仿佛又见梨花开,在开满鲜花的山上有一栋土房子,有一个老婆婆,面对满山遍野的梨花,在独自吟唱……

 

所有耐心与等待
在白发尚未长长
月亮出来的时候
闻到了花香
开门探望 
 所有的山林
灯火一样的辉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DACONG

 

【原创】又见梨花开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3)| 评论(6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