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森林伯爵的博客

世间本有路,走的人多了便没了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那些年记忆里的人和事  

2013-02-21 02:25:24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微小说】那些年记忆里的人和事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很小的时候,唯一的精神娱乐就是听故事,看小人书。看电影是件很奢侈的事。如能得到一张电影票,难得走进电影院,那简直是跟中了大奖了。戏院也很少能进,看一场戏,就跟过大年一样。

 

【微小说】那些年记忆里的人和事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 小时候的我们,总会有很多时间花在感兴趣的事上,到处打听,哪里有露天电影,不管多远,都要吆喝者一起去。即便这部电影的每一个镜头和台词,早已在心中滚瓜烂熟,也要赶着去。仿佛不去赶这一趟儿就如背离了集体,就跟丢了魂似的。那个时候,放来放去的电影就那几部,但每一次都是人山人海,拥挤不堪。露天大银幕正反面都挤满人,有的早早占了凳椅,没有的就席地而坐。看完后,总是为那镜头里的的某个动作而争论不休,其实都没错,错的是看你看的是银幕的正面还是反面的了。

 

【微小说】那些年记忆里的人和事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除了电影,那就要数听故事和看小人书了。听故事大多是去那个在“太子庙”住的老秦爷爷。据说他是黑五类,是保皇派。当年红卫兵造反到他家,啥都没有,就把他打了一顿,游了下街。不让他住在“太子庙”,但他游完街后的第二天又住回到了“太子庙”。他娶有个满脸麻子的老婆,这女人比他小十多岁,好吃懒做,一天到晚除了吃就是清花水落的化妆和打扮,两人一生没有子嗣。听说秦爷爷的祖宗是给皇家看陵园的,一代代就这么地传了下来。那也只是据说,但他现在还住在这么一个阴森的地方,看守着这个“太子庙”。还是让人会往那个传说上靠。秦爷爷是靠给人做爆米花为生,生活很艰难,但他总是笑呵呵的,很和善的一个人,同时还很怕他老婆。

 

【微小说】那些年记忆里的人和事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 秦爷爷做爆米花是远近闻名的,远近很多人都跑到他这里来。靠着这一手艺,也是勉强能糊口。他做爆米花的工具里有一个流水形的铁葫芦,两端固定着却又可以前后左右很灵活的活动和摇动。把干的玉米粒装进这个铁葫芦里,封上口,再在铁葫芦下面生起火,铁葫芦在火上摇滚起来。前后左右跟跳舞蹈似的煞是好看。待到火候差不多时,秦爷爷就停止摇动,取一麻袋,套住铁葫芦口。大声吆喝“弹米炮喽”,接着就能听到“嘭”的一声,热烟气浪和爆米花香瞬间弥漫空间。这是手艺活但更多的是考验手上的功夫和时间的精确。稍微缺一样,那做出来的爆米花还真不松脆,有的硬到咬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 到了夏天晚上,他就会坐在“太子庙”门口,一壶茶,一竿子烟袋儿,拿者一把蒲团扇……总有那么大的吸引力,把我们这些孩子吸引过去,听他讲那些勾人魂魄的鬼怪,妖精,神仙还有漂亮的仙女和傻傻的书生。那个“太子庙”据说里面是放死人和棺材的地方,即使白天经过,都有莫名的恐惧感。虽然会很害怕,但为了听秦老爷爷的故事,还是诱惑战胜了恐惧。听到入神处,感觉背后庙那扇门在吱吱地打开,全身汗毛顿竖,双肩夹的紧紧,两眼死死盯着秦爷爷,就是不敢回头看。那种刺激现在想起来仿佛还在身临其境中。听完故事后,在回家的那段路上,那颗心啊,跳的“砰砰”的,总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跟着,尤其月光明朗的时候,看到自己的影子都会吓出一身冷汗。如若有风,刚好经过那片树林,那风吹树叶的“沙沙”声,会让你联想到秦爷爷讲的鬼怪掏心吃人,胆小的腿就软了。那晚听完故事后,进过那片必经的树林。夜晚的天出奇幽兰,四周又是出气的幽静,静的有点不按常规,就连平时墙角的“呱呱”叫都没有。我们走着走着,越走越害怕。有个小伙伴他的外号叫“长颈鹿”,因为他的脖子很长,一阵风过,树叶掉落在他头顶,吓的他“嗷”的一声,把脖子缩得短了好几寸,一动不敢动,尿裤子不说,差点连屎都被吓出来。我们听到他“嗷”的一声,吓得立马四散了去。当我们返回找到他,他还缩着脖子,夹着腿,双牙在那“哒哒哒”地打着颤。拉他走的时候,他的腿僵硬的……就是这样,我们还是压制不住故事里的诱惑,吃完晚饭,就会不约而同地往“太子庙”哪里跑。这也是小时候记忆中唯一让心狂跳又刺激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除了这些,印象最深的便是小人书了。在孩子群里,谁要是有那么一两本小人书,那简直是让人羡慕的事,他就有权指使大伙干这干那,俨然是一个孩子王。

 

【微小说】那些年记忆里的人和事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路边还有图书摊,在地上铺一张塑料席子,上面凌乱地堆满了各种小人书,这是比较简陋的路摊书。讲究点是用一绳子拉起来,把图书一本本地挂在那。一般都是五分或一毛钱看一本,五分的是看旧的,一毛的当然是最新出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有在室内的,那是图书数量比较多,满屋子都是图书挂在那,看的人不管刮风下雨都可以安心沉浸在小人书的精彩世界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得很小的时候,我们那有个很有名的图书屋。是一40多岁的残疾人开的。他哪里不管新旧图书,统一都是一毛钱一本,不管新旧。原因是他画画很好,很多人都冲着他的画去的。尤其素描,看一眼就能描绘出来。有时,看客还没看完图书他已经把对方画好了,当对方把图书还给他的时候,他会顺手把画好他的画赠给他,很惊喜。就这样,他家的生意好的不得了,就靠这样他娶了老婆,还生了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  多年后,我也长大了,出门远行多年后,回家探亲,到处都是拆迁修整,已认不出家乡原貌。那记忆中在街道十字路口的图书屋也荡然无存,呈现在眼前是一个街心花园。仿佛间还能依稀找到图书屋的方位,依稀间仿佛见到小时候的我,偷偷省下的早餐钱,端坐在那沉浸在精彩的小人书的世界里;依稀看到那个残疾的大叔,天天笑呵呵的画着他的画,一双笑咪咪的眼睛背后,在他画里,传递着辛酸苦辣的人生。至今还保留着他给我画的一幅素描肖像画……隐隐听人说起过他的事,说他考上过美院,因为家庭成份差,政审时被取消了。也听说他的腿是因为在那个疯狂年代里,他被命令去炸对方“司令部”,爆炸后他的腿也给炸没了。也听说是他拿着炸药去炸鱼塘,鱼没炸着,把自个儿双脚给搭进去了。众说纷纭,但有一点大家看法都一致的,他的画没有人说不好。至今都不明白,他的画是谁教他的,他又是从哪里学出来的。没有人知道,仿佛是天生的,这么说,那他就是天才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 我们看的电影是黑白的,但那电影里有我们精神寄托和希望;那时候我们听的是传说的故事,那故事里有酸甜苦辣的人生;那时候我们看的是小人书,那书里有精彩斑斓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影里总是好人过的很辛苦,坏人活的很享受。最后,穷人推翻了专制,得到了解放,在人人平等的世界里载歌载舞。最大限度地让观众的心,有了一个情感的寄托和希望的依靠。秦爷爷瘦弱的身子里,那一声洪亮的“吆喝”,总会惊到路人,继而会传的很远很远。他想告诉大家,他很好。每当我姥姥听到他的吆喝声,总会笑呵呵接两字:“接福”。一声普通的吆喝声,喊出了他平凡人生的精彩。很奇怪他小小脑袋里,怎么会装有那么多的故事。洋洋洒洒一个接一个,个个精彩纷呈。他讲的唾液飞溅,我们听的如痴如醉。在他的故事里一定寄托了他对生命的美好向往。也许,在他的精神世界里,故事里的生活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没有双腿的书摊大叔,他画的是一幅幅素描画,每一幅都不一样,每一幅里都有他寄托的绚丽人生之梦。我不知道那些年被他画过的小孩,至今有没有保留着他的画。至少,我有。不为别的,只为那份甜美的记忆。那些小人书带给我儿时最孤独时的宽慰,还有他笑容可掬地拿着那支笔,第一次送给我的礼物。为我描绘的那幅傻傻的,儿时的我的素描画。那个叫我惊呆的喜悦,瞬间像电流般传遍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经历过的,不管岁月如何变迁,时光如何转换,总会那么深刻且鲜明地印在记忆里。那些小时候看过的黑白电影;那些秦爷爷讲过的各种神话故事;那些被无腿叔叔画过的素描人像;那些露天电影留给我们争论不休的正反镜头……那些哭笑不得的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的温暖,因为,那是我们曾经一起经历过的。你忘了也罢,最好还能记得。和物欲横流的今天比,那时我们的物质生活是多么的贫瘠,精神生活却是那么的充实又那么的纯洁。这是因为——还有一样单纯的你!

 

【微小说】那些年记忆里的人和事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