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森林伯爵的博客

世间本有路,走的人多了便没了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爱的筵席  

2012-10-08 22:32:45|  分类: 电影小剧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 
 

……吱流着鼻涕拼命想回忆,怎奈秋风瑟瑟,冷了温暖的心。

淡淡的涩,眼角早已风干了的水。谁与谁赶时间?

不曾掉落影子,恰是那被时光遗忘的唱机。

自言自语着慵懒的爵士,一杯红酒,一根烟。

袅袅散了去的圈,还想圈住往昔模糊的影。

爱的筵席,总有散的时候,繁华落尽,

千年依恋终成花下碎红。

长笛声声,波动谁的心弦?

你听说了,而我已经经历了,那个属于那个时代的辉煌。

落幕,依然直了腰板走。虽然,秋风又咋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摘自姥姥日记《爱的筵席》里的一段语。

 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家的庭院,现在看来还是很时尚。用现代眼光来看,应该是酷酷的。姥姥每天的生活,就是给院子里自己种养的花花草草浇浇水,说说话,然后静静陪着她们晒晒太阳。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老院子里有自己打的地下井,水很清澈,喝到口里天天的像丝绸般滑顺。姥姥接了根竹管在一大缸上。我有时渴了,拿起葫芦勺捣水就喝。尤其是夏天,水凉凉的,酣畅淋漓的说。

【原创】爱的筵席 - DACONG - 森林伯爵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90多岁高龄的她,还是喜欢色彩浓烈的视觉物体,这跟她年轻的时候在国外生活有关。每年都要把家里的门,窗重新刷漆。窗台上爬满了绿色藤条,就用翠绿色的漆;篱笆则用的是蓝色调的油漆,那些个蔓藤会从蓝歪歪的篱笆缝里探出,极致的美。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柴房门造型就跟童话一样,七个小矮人住的大树门,用的也是绿色调。院子里靠近池塘边的矮墙她却用了红色调,每年开春,白白的玉兰花会伸展肢体,慵懒地依附在红墙上,那意境到现在还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。没有比这更让我惊叹色彩带来的震撼力!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除了这些个跟童话般的院子带给我惊喜外,姥姥还喜欢把鲜花插在小瓶子里,到处挂着。就跟现在人家里用瓶子插满鲜花一样,她的房间里永远都是馨香阵阵。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窗台边,屋檐下,树枝间都有像风风铃般的装饰瓶。瓶里总是新鲜的鲜花。远远看去,整个院子美的不得了。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把一根钢筋拧弯了做成钩钩,再把一塑料瓶或玻璃瓶口扎一铁丝圈,在瓶里放些许清水。在瓶子里插上新鲜的花草,挂在那拧弯了的钢精钩上。置在院子路边边上,很清新脱俗,煞是惊艳。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客厅和院子几乎是连成一片的。外面有什么植物,里面又会有什么样的植物,里面藤条会穿越客厅窗户攀爬到外面,而外面的则会延伸到屋里。慢慢就会交织在一起,怎么都分不开。姥姥就会笑呵呵地说:“植物尚且牵手,更何况于人之”。阳光洒进客厅的时候,暖暖的,宁静里透着豁。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么多年过去了,姥姥坚持着写她的日记。她说过,文字是有生命的,她会呼吸,懂得爱。你沉下心来去读她,她会有感动,你也会有。文字是写给自己心灵看的,她孤独的时候,习惯了在文字中取暖,也习惯了在文字中享受孤独。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很多写字的人多是孤独的,写字的人,都是在用苍凉的文字与自己的灵魂对话。看着自己的思绪在笔端游走,一抹微笑跃上心想。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,笔下的文字只是为了给心有灵犀的人看的。也许有人不知所云,也许,有人如惊鸿一瞥,魄散了心绪。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

天气好的时候,姥姥便会坐在靠近屋檐旁,篱笆墙边的木桌子边。姥姥会在木桌子上铺一块麻布,再洒放些薄荷之类的花草,用以来驱蚊蝇。然后会坐在那喝喝茶,有时也喝咖啡,兴致来了,也写写小诗,自得其乐。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闲暇时光,姥姥就会在房间里的梳妆台上,打开她的宝贝。一台笨拙但音响效果还可以的老唱机,唱片的用塑料胶木做的,放上去,用尖尖针尖儿对着唱机贴上,唱片儿就转动起来了,爵士音乐很慵懒地开始了有气无力地吟唱。姥姥会从橱窗里拿出珍藏的红酒,给我和她倒上那么一小杯。很优雅地放到鼻尖深闻一下,慢慢抬头,微闭着眼。每次我都急的不行,手里抓着这杯子,恨不得一口就喝干了杯中之物。

 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姥姥慢慢坐到躺椅上,风姿地点上一根烟,然后一个个的小烟圈就会从她嘴里蹦出来。直把我看呆呆。难得有那么一次吸烟,那还要追溯到我童年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唱机略带沙哑,还夹杂着那么点特有的“吱嘎”摩擦破音声,现在回想起来是很难得的享受。听着听着,姥姥嘴里会蹦出些个英文,和那唱片机里同声吟唱起来。姥姥很美,这样的美在那个时代里很难能见的到。

 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姥姥做了她一辈子的自己,从少年对真理的渴望;到青年对自由的追求对爱的认知,一直跟随我姥爷远渡西洋,不离不弃。到解放初期依然回国建设,后到那个“疯狂” 年月里,在她的世界里依然坚持着她的真理。也因此遭到更强烈的批斗和镇压。但在她的字典里,永远不知道什么叫低头,屈服,弯腰!

 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姥姥每天必修课那就是念佛,参佛,拜佛。她自己有个禅堂,一个大圆盘的草铺是她请人一起打的。一个佛龛里供着她的信仰,一根长香插在她自己新手做的莲盘上。莲盘是用泥坯捻成,等风干了后再涂上白漆 。很精致玲珑,每天都要在这个房间里坐上大半天。有点纳闷的是,她虽然在国外呆了好长时间,不信天主偏信佛。从这点也可看出,她对信仰的坚持是如此的坚定不移。

 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她这一辈子,就在风雨飘扬里一路坚强走。即使跌倒,从不怨言,爬起来再走,脸上始终带着微笑,笑容里有着无比温暖的情怀。她坚定且优雅的气质里,总会让你感到抛离尘世的浮躁,让一切重新回归到自然;品味人生,卸下面具,淡泊名利,宁静致远。

 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过完年,老家的庭院就要被拆了。美丽庭院外墙上写着一个大大的“拆”字,据说上面需要搞经济发展,整条街要拓展。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老宅就要这样被强行拆迁了。每每想到这,心里隐隐作痛。反观姥姥却挺乐观,她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:“该散的时候,我们一起唱着歌,一起微笑送她走吧。我能在今世与之作别,那是我的福,不必再担心,我走了后她会如何的不习惯啊。”

我问姥姥,那姥姥你会不习惯啊,姥姥没再说话,抬头看着远处,微微笑着。突然她说:“喝杯葡萄酒吧,我自己酿的,今天可以喝了。”一股葡萄酒特有的酸酸甜甜的味儿用上了心头,个中还夹杂着那么点涩。这就是我们的人生,你不能颠覆,只能适应。

 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几年前有个当官的到我家来宣传,姥姥很热情地接待了她。据我妈妈回忆说,那天那个来说话的人一直讲了两个多小时的话,而姥姥始终面带微笑,优雅地沏着茶,只字不作答。就连请喝茶的手势也是优雅且彬彬有礼,直把那个人“热情”的全身发毛,赶紧溜了。

 

每次姥姥站在那个大大的“拆”字前,她总会凝视良久,然后会蹦出一句话:“中国字看久了会不认得,有时还会怀疑,这个字真是这么写这么念的么?” 

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

“  岁月如流水,流到什么地方,就会有什么样的时尚,我们怎能渴求世事与沧桑。”汪国真的诗形散神不散,像极了姥姥这一生。

 

  爱的筵席 - DACONG - 同醉不知遥路险的博客  

 

 碾碎回忆,轻轻拂去昨日尘封,之后,我们都管这叫流年。
       浮生只合尊前老,拂去昨日之尘,轻轻一笑,听衡宇,共说年华好!


 

 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0)| 评论(7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